写给公主窗前的104

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 我已是身处异国他乡 四周是陌生的人 陌生的脸

是的 严格意义而言 我已不是广外人

不过 令我既欣慰又感动的是 尽管我离开广外快四个月 尽管我的床位已经被利用得淋漓尽致 104和我的联系仍然还在

现在的我 刚上交了这个学期最后一篇Assignment 听着Ludovico Einaudi的Nuvole Bianche坐在图书馆的窗边 执笔 从我认识他们的第一天开始写起156351827248473629

得知自己进了广外中文系 那种感觉是很微妙的 我从小就很喜欢外语 对广外却是望而却步 认为能进广外的学长学姐都是些厉害角色 直到自己也出乎意料进了广外 那种激动不言而喻

然而中文系…

不过没过多久我已没有了半丝怨言 恰恰是因为进了中文系 才让我结识了她们

那五个分了大小排了序号的碧池 她们在我心目中已经不止是半个学期舍友这么简单了722671187938442292

当我提着行李踏进宿舍 认识的第一个人是晓梅 晓梅当时在打扫卫生 我敲门进去的时候她正从门后钻出来 手里拿着把扫帚 很有礼貌地打着招呼 第一印象是 这是个非常勤俭而且非常乐观的人

第二个认识的是颖怡 这个和我高中同班同学有着一模一样名字的女生 竟同我是校友——我的初中是她的高中 第一印象 咦感觉和我想象中的不太一样 因为我高中同班的那个颖怡和面前的这个颖怡真的有很大不同

剩下的三个人是怎么认识的已经记不清了 反正我从来就不是那种喜欢记第一次见面的人 只记得第一晚住宿大家还不是很熟 都拽着手机各有各的聊

令我们熟络起来的应该是同甘共苦的军训 一起在宿舍抄北京东路的日子的歌词 一起穿军装挤过被团学招新的师兄师姐堵得水泄不通的校道 一起为了检查内务而收拾桌子直到桌子干净得好像没有人住那一样 一起八卦教官 一起被扫楼

当时就觉得嗯我们相处得还蛮好 挺融洽 因此而消除了我对六人宿舍的担忧 因为我不愿高中的住宿经历重蹈覆辙 幸好 我来到广外 来到了14栋104 遇到了她们636659057553057308

正式上课之后 因为大家已经混熟了 宿舍的各种梗也就随着出现了 从欣燕那极具传染性的“外卖”“快递”傻傻分不清楚 到晓梅的口误“脏衣服都扔了吗” 到颖怡的“哦~!哈哈哈” 到晓诗那没有人能够做到的屏蔽所有对话却能捕捉到自己的名字和“作业”二字的功能 到小宇数不清的老公和“你就知道吃!” 再回到欣燕无奈的”为什么一睡醒就要交钱”

还有我们的两大睡神 从1点睡到1点毫无压力;我们的边炉 一边热火朝天一边小心翼翼唯恐宿管阿姨发现;我们的唱k 小宇那神经兮兮的横穿马路方式与后头淡定的欣燕晓梅形成鲜明对比 晓诗在吵得要死的k房中仍然睡得安稳;我们的早茶 史无前例地在一个周末早上催醒了两大睡神 “你画我猜”玩到直扔拖鞋;我们的圣诞采购和装饰宿舍 本来好好的喷漆愣是被喷出了诡异的图案;我们各种pre的临时抱佛脚 明明12点断网硬是拖到11点才开始找资料做屁屁踢 结果却完成得出乎意料的好;还有我们的深夜会谈 high点往往是12点之后 断了网熄了灯却笑得更厉害;我们的周末直播;还有我们对Mr廖和院长的各色吐槽聊得不亦乐乎

在经历这一切的同时 我很清楚半年后的我将不能与她们制造各种笑点 也没有办法继续成为她们生活中同步的一部分 就像现在 有许多莫名的笑点我无法一下子就get到 也不知道宿舍发生了什么 如今 我只是庆幸那时的我抓住了与她们相处得每一个片段512720059390466137

我姐曾经跟我说 到了大学 和你最要好的 只有和你同宿舍的人了 因为大学和中学不同 即便同班 大家也不会再在同一个课室上不同的课 也没有必要认识全班所有的人 更不会再有一天24个小时里有14个小时都与班里的人抬头不见低头见 最亲的 距离最近的 只有舍友

我是何其不幸 在遇到你们 认识你们的半年后离开;但我又是何其之幸 能够在短短半个学期结识到这么好的姐妹 我曾无数次跟我爸妈提起你们 他们对你们也是赞不绝口715049954881038398

我想 那半个学期的交情 恐怕是给我带来了五个这一生想甩也甩不掉的好友

缘分有时候真的很奇怪 大学里的人来自五湖四海 形形色色 缘分却让我认识你们 能够和一个人即有缘又有分已经很难得 更何况是五个呢783489823931334793

宝宝们 18天后见:) 回去一起吃百草香

PS. 这篇文本意是写给那个什么征文比赛的 但是感觉好像暴露了太多了 就留给公主窗前的104吧

PPS. 所以 文中没有提及其他人很正常 但是并不代表我不爱你们啦 么么哒